首页>新闻 > 人物 > 正文

祁玉民谈华晨宝马股比变革:我把故事讲给你听

来源:一辆车是助手 | 2018-11-15 10:43:53
面对未来,华晨的战略已经清晰,将全力发展华晨中华等自主品牌,以及拓展包括华晨雷诺在内的商用车等领域。

一辆车是助手讯 汽车产业的发展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变化大,不仅是祁玉民在四年前预判的市场终将进入负增长如今一言成谶,政策层面的变动更是让人猝不及防。即便是一向很有预见性的祁玉民,在面对华晨宝马股比改革时也显得有点意外,“我当时确实没想到第一个吃螃蟹的会是华晨”。作为华晨汽车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在4月份的博鳌论坛上听到我国领导人发出要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最强音时,“我当时就觉得国家对外开放的格局要发生变化,这个格局对汽车产业一定会产生影响。”但对于自身的剧烈变化显然还没来得及充分准备,时代的接力棒就已经交到了他手里。被潮流裹挟的他和华晨与宝马出乎意料的成为了先行者。

一时间各方躁动,业界一片惊呼和担忧“华晨完了”,甚至有媒体把矛头直指祁玉民,认为他的软弱“开了坏头”,另一方面外资企业也蠢蠢欲动,纷纷摩拳擦掌寻求突破。“华晨汽车是国家利益驱动下开放与改革的践行者”,在接受“汽扯扒谈”和一辆车是助手采访时,祁玉民表示自己不足挂齿,但作为国企的负责人,执行国家意志,坚守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和企业利益是他的职责。面对外界的误解和委屈,他认为男人的胸怀是就是情怀和委屈撑大的,“委屈丛生,习以为常,不足为谈”。

在接受我们的采访中,针对外界普遍关注的这次股改为什么率先在汽车行业和华晨宝马进行?25%的股份和折价是怎么来的?以及后股比时代如何发展等一些核心和敏感信息,祁玉民也首次坦诚的进行了披露。

股改破冰为什么选华晨宝马?

在以往的认识里,汽车行业就像家里的幼子,最受保护和溺爱。尤其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汽车行业一直是最被担忧的一个行业。然而在今年4月份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随着国家宣布扩大开放,重点改善外资环境和放宽市场准入后,汽车行业瞬间被推至风口,在四条改革措施对应的十件大事中,就有六件直接或间接与汽车行业有关,其中放开外资股比限制是最响的“一声雷”。“博鳌论坛上一宣布,我在一小时内就反应出,企业的布局要随着国家开放大局变化,进行调整。”自诩为“汽车门外汉”的祁玉民表示,认为汽车不应这么急开放或者不解者,往往都是深陷其中的人。“汽车行业保护了40年,继续“纯保护”已无可能。

在祁玉民看来,如果早放开,汽车产业的发展或许早就得到了更好的成长。同时,汽车是个民用品,这种开放对老百姓有利。“对国家也好了,国家是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祁玉民认为,国家对汽车行业重视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就业,二是需求。有分析人士判断,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上层也意识到如继续按现有模式发展,汽车行业已见天花板,改变才能谋求新一轮的发展。尤其是在中美贸易的环境下,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对他们的支柱行业汽车都异常关注,汽车领域的开放毫无疑问有利于塑造更好的营商环境。

“未来的40年,国家的大局就是开放,对外开放、对内改革。”在充分领悟和把握政策导向后,祁玉民觉得国家选择华晨宝马作为第一个打破股比界限的企业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一方面,在大环境下,打开第一个开放大门的企业锁定欧洲是必然选择。而在欧洲这些车企中,相比较于奥迪和大众,宝马的内部关系和治理结构都更为简单,同时作为全球豪华车的旗帜也有良好的招牌效应。而华晨汽车是国企便于很好的执行国家意志,同时作为地方国企改革试水更加便捷。地处东北经济带的中心辽宁,也能推动老东北基地工业振兴,盘活区域经济。

转让的股份为什么是25%?

而更为重要的是,一直寻求在华有更大发展空间的宝马对合作意愿极为强烈。据“汽扯扒谈”了解到,这次股比调整正是由宝马方面率先提出,当地政府负责人在前往考察时充分理解和支持了宝马的想法。随后在当地政府的积极推动与中央的决策下,双方随即展开谈判,在80天的“碰撞”后,坚守了几十年的合资企业50:50的股比模式实现破冰。

祁玉民坦言,75%的股比可能是外资持股的峰值了。外界则有人认为,华晨打了个样,未来合资企业的股比变动很可能会参照70%——75%的模式进行。对此,祁玉民认为还是得酌情而定,看各自的情况进行商谈。

事实上,在华晨宝马之前,福特在中国的第二个合资伙伴——江铃股份的持股比例上已经进行增持,实现了单一最大股东的地位。只不过舆论关注更多的是华晨宝马是一家更为优质和盈利的企业,高达75%的股份之后,作为中方的华晨将彻底丧失了话语权。

对此,祁玉民进行了明确反驳。一方面他认为,在豪华合资企业里面,实际上话语权很少在中方手里。“如果有话语权,早在我前面就把技术给拿过来了。”在祁玉民看来,话语权就是向外方学先进的东西,我们国策就是用市场换技术。在宝马眼里,这位地方国企出身的企业家,又做过大连市副市长的祁玉民并不是一个“软柿子”,相反是非常善于沟通和“斗争”的人物。双方在过往的十多年合作中,经过融合发展把华晨宝马的基盘做大了数十倍,无论是营收还是利润都进入到了一个新高度。

股份折价成本和收益是多少?

更为外界津津乐道的是,宝马的“慷慨”让华晨实现了第一个真正“以市场换到技术”的企业。目前,宝马不仅把N20发动机和欧洲第一、世界前十的王子发动机都授权给了华晨生产,甚至还有一个近150人的团队全面支持华晨自主的发展。华晨把从宝马拿到的先进的欧6发动机技术,改进后达到了国六排放标准。

 “我们不是简单的买技术,而是在这个基础上,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生产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动机。”祁玉民透露,通过吸收宝马欧6发动机技术,华晨将对现有V3、V6等产品进行改型升级,并全系针对国六排放法规进行动力总成的升级。其实得到的还远远不止这些,伴随着新的股权分配结构的出炉,宝马与华晨下一阶段的合作方案也浮出水面,一方面宝马将追加投资,其中30亿欧元扩大华晨宝马的产能,就可以直接创造5000多个新工作岗位。另外,计划引入更多新车型进行本土化生产,包括宝马X5以及iX3等一系列电动汽车。尤其是未来的国产车iX3,将通过在中国生产全球销售的新模式,实现外资企业“在中国,为中国”升级为“在中国,为世界”。

让业界还有一个关注的话题是,这次华晨在把25%股份转让后,折价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关于价格这个事,这是一个绝密,因为我们双方有约定,它是有一套科学的算法,非常非常复杂。”祁玉民表示,在估值、交易价格及法人治理结构方面都非常专业规范,符合华晨方面的利益。“汽扯扒谈”了解到,德银是此次交易宝马的财务顾问,高盛则是华晨一方的财务顾问。根据华晨汽车已经发布的公告,出售华晨宝马25%股权给宝马汽车,转让价格为290亿元人民币(36亿欧元),合资公司总估值为1158亿元,预计交割时间节点为2022年。

后合资时代华晨的路在哪?

祁玉民强调,在2022年股权交割前,华晨宝马的利润不受影响,而在2022年之后华晨方面的收益也不会下降。双方将通过做大蛋糕,让利润分成并不会低于此前50%股份所得到的收益。“股比变化的初衷即基于保障合资公司的发展以及双方股东最大的经济效益”,祁玉民透露,这些内容都是写进了合作协议里面的。“总理的贺柬里面最后有四个字:实现双赢。”

同时写进合作协议里面的还有决策权的划分。根据双方协商,未来涉及到合资公司的重大决策事项仍然需要双方股东一致通过。也就是说,作为股东的华晨汽车依然拥有否决权。另外,宝马还和华晨签署了文件,分别涉及研发、制造、质量和营销等四个领域,宝马今后将向华晨提供特定支持,并承担相关费用。“我心中的话语权是三个:技术、应得的利润收益、经营管理及培养人才。”祁玉民表示,在后合资时代,华晨宝马的治理结构等方面必然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但华晨要争的并不是华晨宝马的股权,而是未来存活中国汽车市场甚至全球汽车市场上的能力。如果得到宝马的技术支持,可以倒逼华晨旗下自主业务的快速发展,将是大好事。

面对未来,华晨的战略已经清晰,将全力发展华晨中华等自主品牌,以及拓展包括华晨雷诺在内的商用车等领域。目前,华晨作为辽宁省唯一的“综合改革试点单位”以及两家“集团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正在启动改革。按照规划,2020年末,华晨计划实现年销售收入2600亿元,年利税400亿元。其中,到2020年末,实现海外销售整车10万辆;建立4-5个海外研发中心,成为辽宁省第一个进入世界500强的的汽车集团。

“不超过5年,那些不理解和笑话我们的人都会明白和支持我们今天的事情。”祁玉民笑言,以后很多企业还得向他这个先行者学习和取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祁玉民:华晨是国家利益驱动下开放与改革的践行者
下一篇:何小鹏:发展汽车强国 就是把智能汽车做到大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