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人物 > 正文

徐留平:打破固化模式 用前沿科技-造高尚红旗

来源:网上车市 | 2018-01-16 14:55:46
红旗品牌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是庄严、豪华,甚至是“神秘”的,大多时候我们只能在国家领导人阅兵和国际会议等重要场合见到它的身影。

红旗品牌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是庄严、豪华,甚至是“神秘”的,大多时候我们只能在国家领导人阅兵和国际会议等重要场合见到它的身影。从1958年创立至今,红旗品牌已经历了60载的岁月变迁。作为中国汽车工业的象征,红旗好像仅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中,而不是实实在在的拥有和体验。

2018年1月8日,红旗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庄严的品牌战略发布会,公布了未来近20年包括产品布局、技术研发以及品牌建设在内的详细规划。这是新红旗“凤凰涅槃”的开始,也是中国汽车品牌面对世界的再一次起航。网上车市对中国第一汽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进行专访,展开了一场有关红旗未来的对话。徐留平说:“不成功便成仁,红旗做不好我就引咎辞职。”

徐留平,一汽

红旗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此前,红旗也进行过多次“复兴之路”的努力与尝试,并于2016年11月正式独立运营。对于此次全新品牌战略的发布,徐留平进行了3方面阐述:首先,时代与环境比原来好。中国经济的增长、汽车产业的转型、中国消费者对于高品质产品的需求以及对民族品牌的自信都是原来所没有的。

第二,汽车产业有其自身发展规律,而最重要的规律就是团队一把手亲力亲为,这样事情成功的可能性也会大幅度增长。如果说一把手只是管控,让别人去做事情,这样肯定做不好。以此次中国一汽的体制构架改革为例,一定要做到目标清晰,一人领一队人马真抓实干。

第三,一汽的基底很扎实。一汽的相关技术单位不是中国汽车产业技术研究中心,而是产品开发中心。凭借一汽的沉淀和基础,通过合理的调整,会迸发出它强大的力量。

4大系列/17款新车 冲击50万销量目标

徐留平,一汽

1月8日,红旗宣布到2025年将推出4大系列的17款新车,2020年、2025年和2035年要分别达到10万辆、30万辆和50万辆的销量目标。对于制定如此清晰和庞大的计划,徐留平讲述了两方面的考虑。第一,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确实时不我待,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种互联网思维。无论是汽车产业还是其他产业,当下的速度就是如此。

另一方面,无论新能源、智能网联还是产品体验,包括产品造型的DNA,都会在后续产品中不断展现出来。去年红旗用了一年时间确定了一些原则性工作,比如对先进技术的应用,必须拥有全球从未见过的格局。公司最高层每周都会举办一次关于全球最领先技术的讨论,而这些技术也会在2018、2019、2020年在一系列产品中应用。

徐留平,一汽

目前,红旗旗下拥有L5这样600万级的豪华座驾,也有新H7这样20万级别的经济车型,对于如此大跨度的产品线,红旗提出了“新高尚”概念,徐留平也进行了详细解读:新高尚适应了一个新的时代——互联网时代。这个时代很多原来习以为常的词发生了很多变化。它符合中国文化的一种意境。拥有品牌理念,还可以在产品上具像的展现,这样的结合非常立体化。关于600万到20万区间的产品,红旗会在产品的标识、命名、配置方面都会有所区分。

直接切入新能源车领域

徐留平,一汽

去年,各国汽车厂商都在宣布未来“电动化”发展方向,红旗品牌也将全面布局这一领域,徐留平说道:在新能源、智能网联、出行、生态等领域开展极致创新。在新能源领域,新红旗将直接切入新能源领域,以全部电动化作为新红旗的驱动动力。其中燃料电池是红旗一个重大的战略,这也是国家“863计划“的重点。和纯电动车相比,燃料电池在很多方面独特的优势。红旗必须在这种新技术和最前沿的可能性方面比其他品牌做的更加前沿,更加深入。

领导团队是核心

徐留平于2017年8月正式执掌一汽集团,对于这4个多月的工作,徐留平表示:最难的地方就是时间不够,在这种情况下,红旗品牌必须站在巨人的肩上,对此红旗将会在全球招募优秀人才,包括合作和应用的资源。通过这种办法来弥补时间上的不足,这是基本原则。以消费者和市场需求以及赢得竞争为目标,来丰富内部资源的配置。

对一汽这样的国有企业来说,核心是领导团队和核心团队。一汽改革最大的阻力在于掌门人以及领导班子。如果领导班子有决心,不在意自己的羽毛以及个人的利益,这样自然就能比民营企业做的更好。

四个月时间,一汽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与徐留平高效的工作效率以及大刀阔斧的改革不无关系,他说到:第一,精密的筹划,把过程中的困难估计好。以改革为例,最大的困难就是不公平,有能力的人才被埋没,没能力的被任用,对此,一汽成立了投诉委员会、监察委员会,有问题立即调查处理。另外,设计方面的进程也远远比发布会所展示的要多得多,因为目前已经有一些世界最顶级的设计师加盟,不过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

“高尚”是未来红旗的受众面

“豪华”一直是国人对红旗车根深蒂固的印象,然而在新的品牌战略发布上,徐留平却不再用“豪华”一词来形容红旗的品牌理念:到了21世纪,豪华应该是高尚。高尚也更能精准地表达未来红旗的受众面,这是从物质到思想层面定位的转化。在思想和精神层面丰厚的时代,从国家领导人,到各位大咖、领袖们,包括商业领袖,也都不太愿意坐单纯物质层面定义的豪华车,而要坐精神层面的高尚车。

对于红旗投入规模情况,徐留平介绍到:要把一个产品,一个品牌,一个技术树立起来,必然会有巨大投入。但是每一笔投入必须赚钱,这是基本原则。所以对于一汽,对于红旗来说,能够实现初期盈亏平衡,后期逐步盈利。因为没有盈利,品牌不可能自我循环,自我成长。

徐留平,一汽

新品牌的建立当然要精准定位不同的消费人群,而对于红旗这样历史悠久的品牌,它所要继承的和改变的东西要多的多,对此徐留平表示:红旗的目标用户要落实到“中国式新高尚情怀人士”。政府用车只是一部分,并且是少的一部分,当然也是重要的一部分。红旗从产品设计、定义会更多的倾向于普通消费者。红旗所有关于产品定义的内容、技术的运用以及价格的确定,都是紧密围绕用户、市场来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政府用车既是政府对红旗的需求,也是红旗的责任,必须要做好,特别是中央领导的车,一汽责无旁贷,一定要做好。

贴近普通消费者

红旗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汽车品牌,并带有浓郁的政治标签。对于如何让大众消费者接受,让其落地,徐留平表示:红旗原来是领导的座驾,这是好事。中国人能坐上习主席坐的车,这是很好的事,但需要用正确的方式处理好。红旗之所以把目标人群定义成“新高尚情怀”,是为了尽可能的满足消费者的想法,同时还能够把左右摆平,中国人比较讲究这个。

红旗原来是官车和政府用车,跟老百姓的关系不密切,设计相对保守。不过现在从新红旗的设计理念来看,它不仅给国家领导人、政府用车服务,而且更多的是为老百姓、普通的新高尚情怀人士造车。所以红旗的目标用户改变之后,从产品定义、设计以及制造的过程都已产生极其巨大的变化。红旗就是要跳出原来的固化模式,保留好的东西,扔掉不好的东西。

各业务板块均在稳步推进

一汽改革也进行了一段时间了,对于基层到顶层的结构设计,徐留平也进行了必要的说明:原来一汽是一个中央管控型的组织构架,而此次的调整是分业务板块,责、权、利、产、供、销一条龙,有关执行的指令不从总部发出,只从业务单元发出。整个管理链条、指令的清晰度和可执行性,以及一般员工和最终成果的关联度是紧密相关的。

徐留平又从两方面介绍了红旗接下来要做的工作:一是基础类工作,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标准、制度、流程的建立。接下来是把比较长周期的产品、技术以及服务构建起来,这项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完成中。第二,两个新产品于2018年和2019年在市场上获得比较好的竞争优势。这些产品都要遵循新红旗品牌理念,让产品体现、技术输入以及服务标准达到新红旗的要求。

在技术层面,徐留平表示红旗必然是走自主路线,但也不是简单的关门造车,而是敞开胸怀和所有的合作伙伴合作,共同开发。谈到红旗最大的竞争对手,徐留平说道:红旗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自己,要把红旗真正地塑造成消费者原来情怀当中的那个切合点的形象,认真把它做好。

中国“四大时代”到来了!

徐留平,一汽

红旗一直是以一种“理想”的固化形象存在于国人心中,而随着新品牌战略的发布,新红旗的品牌形象也将发生变化。在徐留平看来,有以下两个观念的考量:一方面,把优秀的中华文化和世界文化,时尚设计与最新科学技术等融合在一起。中国人对汽车的消费是很细腻的,而“细腻”会体现在造型元素、内饰材料、使用功能以及服务方面。上述问题对于汽车企业来说,如果把“细腻”作为一个重要的产品和服务设计输入,那么就得对其重新定义,并且随着时间跨度的变化进行更新。

另一方面是颜色,中国人很喜欢红色,而西方多数人却截然相反,红旗会一以贯之中国人特别喜欢的红色。不仅是红旗标识,在很多的流程也进行了充分展现,不过不会用老方式展现。红旗的轮标里面也是一种红,它是一种绚丽多彩,不是拘谨,是一种飞扬的展现,这也是中国元素和世界性设计和技术融合的展现。最好的东西,无疑是消费者认可的东西,这是最关键的。

徐留平说:“中国的消费时代,中国的设计时代,中国的产品时代,中国的服务时代到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红旗模式科技

上一篇:华晨祁玉民:解密华晨雷诺金杯成立幕后的故事
下一篇:王侠:汽车行业要勇于拥抱大数据才会有未来

www.medicaments-24.net

Наш важный веб сайт , он описывает в статьях про бордюрный камень.
www.medicaments-24.net/levitra-vardenafil/levitra-40-mg/